News


陌陌、锤子、触宝背后的郑刚:成就别人和获得认同是最爽的事



Screen Shot 2017-07-13 at 16.34.12

紫辉创投会议室里,郑刚把攥在手里的四个手机放在桌上,挨个接上充电头。两个锤子和两个苹果,都是他的手机。

有人说,“曾经的苹果和今天的锤子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郑刚表示赞同。他甚至认为,罗永浩就是中国的乔布斯——他们做事的出发点跟别人不一样,他们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更重要的,在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里面,他们坚信这个事能成。

“我觉得我们老罗更高一筹——因为乔布斯已经死了,老罗还活着”。郑刚笑眯眯地说。

但是,郑刚还是有些依赖苹果,和很多人一样,一旦用上之后,“习惯很难改变”。

他认为“锤子有一个小问题”:“在smartM1时代,我要按这里才能开机”,他指着坚果pro的上方说。而现在,“他们把开机键移到了手机右侧”。这种“轻易的改变”在交互方面,“对形成用户习惯不利”。

罗永浩曾经做过一个调研,说锤子T1手机39%的用户由iphone转化而来。但他们“不见得会把苹果扔了”,只是当做第二个手机。而锤子也像是暂时接受了这种设定,甚至在刚刚发布的坚果pro中特意加了“iphone陪伴功能”,“甘愿”当起iphone的备用充电宝。这是郑刚现阶段最担心的问题,“这是锤子科技公司的一个陷阱”:“你真正要做出的产品是要给大家用的,不是给有所谓的情怀的人用”。从核心人群入手没有错,但“过早的定位”一旦形成,恐怕之后很难扭转。

但郑刚也清楚,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锤子现阶段在铺线下体验店,他去过好几家。在店里,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手把手教授使用方法,“它是一个话题手机,值得像苹果那样开一个店来讲”。他把这总结为中国特色的打法,也接受了“首先围绕一群人做出最好产品”的前提。

拥有特斯拉也是一种身份象征。郑刚的书架上,数本埃隆·马斯克的传记位置显赫,他毫不掩饰自己对这种冒险家式英雄的偏爱。郑刚是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批车主。2014年4月23日,郑刚和曹国伟、汪静波等人一起,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手中接过属于自己的特斯拉Model S车钥匙。发布会现场的郑刚很激动,觉得“这是一个历史时刻”。他拉着马斯克一起自拍,“我们两个在那儿笑,第二天发现照片上了《东方早报》的头版”。

对于特斯拉的第一批车主来说,买下它意味着“盲目相信它行”。有时候,一个明显的事实在不同人眼里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这点曾让郑刚吃惊。他记得当时看了一篇报道,说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在试驾后坚决出售所持特斯拉股票。2013年,特斯拉的股票只有50多美金。虽经几经波折,如今,特斯拉在纳斯达克的实时股价为361.61美元(截至记者发稿前)。“我想他现在一定是坚决的后悔”。

从世俗角度来说,OPPO和vivo是当下中国最赚钱的手机,而它们步步高系的主人段永平无疑是一位极其成功的商人:从“小霸王”起家,如今驰骋美国证券市场,一次次在不同起点跳跃领域地创造奇迹。在郑刚看来,段永平确实是“对中国商业特别理解”的人,但是“和我对事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这种成功不是建立在创造伟大公司、伟大产品的基础上,这种以销售、渠道、运动战为导向的公司虽然可以快速提升销售,做大规模,但是没有延续性,没有差异化,它不符合我心目中‘百年老店的标准’”。

对投资人郑刚来说,只有“颠覆式创新”对他具备致命吸引力。即使这样的项目是可遇不可求。 “你必须要有强烈的欲望——一定要投独角兽。然后不断地来看。”郑刚说。

找到改变世界的人

“我是郑刚,我们是早期投资机构,2011年开始运作,到目前为止投了90多个项目,目前有1个IPO,8个退出还有并购。我们关注的领域比较广,包括移动互联网、社交、人工智能、大数据。投资金额从几百万到一两千万”。这是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出席活动时标准的开场白。

仍然需要开场白意味着,他可能不像罗永浩那样出名,而紫辉也不像陌陌那样天生具有话题性。甚至,在百度搜索郑刚,排在前三位的都不是他。在他之前,一位曾因非诚勿扰节目遭集体灭灯,如今完成“屌丝逆袭”已坐拥千万身家的郑刚,风头明显盖过了他。

“Scott 从来不在乎旁人对他的看法,他更着眼于大局。”被投企业氧气创始人黛妮这样评价他。“人们想知道 Scott 是如何成就自己事业的,但他们只是看到这个人很幸运,能够在早期便与相当多的优秀公司合作,但却不知道这些都是基于他的个人特质。”

在同类天使机构以追求一期基金内最高额回报为导向,在方向、团队和模式的选择中力图打出最优组合拳时,郑刚坚持的看人主义显得有些极端。紫辉的投资风格也因此激进而决断,速度却是极慢。6年只投了90个项目,在很多机构一年投出50个项目的行业平均水平中,保持着奇高的独角兽的比率:郑刚于2010年底投资的手机应用开发商触宝,今年5月刚刚获得由建银国际、红杉中国等参与的1亿美元D轮融资,这家旗下的两个产品拥有总计超过1.5亿DAU的低调公司,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活跃在媒体和公众视野中,以至于被称为弱肉强食的互联网丛林里的“隐形冠军”。而单凭2011年投进的陌陌,上市后,紫辉的退出已获得近百倍的回报。

“触宝光海外市场的日活用户就达到了1亿,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郑刚告诉36氪,其中触宝输入法的DAU有9000万,触宝电话超过5000万, 数字之庞大与这家公司的长期沉默似乎构成了鲜明对比。和快手、wifi万能钥匙一样,触宝几乎不花钱推广,全靠厂商预装和社交网络营销获取用户。郑刚回忆,2010年下半年,他刚刚看到这个项目时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孕育着巨大可能性的“万亿级的入口级应用”,智能手机的普及正刚刚开始,“谁掌握了人机交互入口的大量应用、谁就拥有了巨大的机会和潜能”。触宝的创始人王佳梁、张瞰、李巧玲则被郑刚称为“梦幻的团队”:他看过太多国际大公司背景的创业者,然而真正具备脚踏实地作风的极少。“他们真的做到了王佳梁说的,专注是最好的风口。”而团队的前瞻性是令郑刚刮目的另一点:2008年创立之处,触宝就将目标锁定在全球尤其是欧美市场,在当年拿下全球移动创新大奖后,触宝一下子获得了海外运营商和几大硬件厂商的无数订单。如今,经过9年的发展,触宝输入法已能支持超过120种语言、在全球158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服务,全球累计下载超过7.12亿,日活用户达到9600万。

而对唐岩来说,郑刚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伯乐。陌陌上线只有两周时,郑刚通过苹果商店的开发者信息联系拨通了唐岩的电话。按常理说,成功拿到投资的概率与创始人是否具有强势信息输出的能力关系极大。唐岩可以说得很漂亮,但第一次见面,他认为郑刚是一个具有探险精神的风险承担者,“我不需要向他说明太多”。

而郑刚也确实不需要听到太多,对独角兽的执迷,也让他拥有异常敏锐的直觉,他自知具慧眼,于是在看准之后很快出手。2011年8月,陌陌宣布获投A轮。此轮融资中,紫辉出资105万美元,其中超过40%是郑刚自己的钱。

紫辉创投当时是在冒险吗?唐岩觉得是。但他“草根出身,几年时间做到大公司的中高层”,在郑刚眼里,已经是一种“很大的”能力。唐岩当时觉得“公司做到10亿美金就行了”, 但郑刚心里有另一杆秤,他认为唐岩是那种“如果100分标准的事,他能做到70分,却只承诺60分,最后却能做到120分”的人。郑刚把这归为唐岩的人格魅力,也是笃定他能从0做到独角兽“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能力”。

这种对挑战的充分心理准备,让郑刚作为投资人看来,不光是完成预期,还会带来“很好的惊喜”。虽然紫辉在之后的B轮融资中实现了部分退出,短时间内,超十倍的退出收益也让郑刚一炮而红。

郑刚认为唐岩“这种人很少见”,而自己是那种,会因为给人家120分的承诺而“发生一些问题”的人。跟唐岩签完1000万的A轮投资协议之后,郑刚却与自己的LP发生了问题。

2011年,iphone还没普及,市面上基于地理位置的应用最出名的是街旁网,但唐岩没用过,他创立陌陌的想法非常简单“提供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机会,让人们可以与周围的人沟通甚至见面。”当时唐岩拥有的,也只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团队以及一款好的产品”。

没有同类产品的数据支撑,而“雄心勃勃”的团队背景也并无高级的背书,仅凭一个简单的产品雏形和一个没出名的唐岩,“不会讲话”的郑刚说服不了自己的LP。签了协议却拿不出钱,郑刚觉得自己“超级不靠谱”。让他“快要急死了”的远不止这些,陌陌在当时“已经被好几家机构看上了”,甚至有机构直接找到郑刚,要把紫辉踢走。

但唐岩说“这样不行”,作为创始人,本该左右为难的唐岩在那时,坚持给紫辉多一些时间。事实上,郑刚深知陌陌这个产品,好的出类拔萃——它“简洁易用”,好的社交工具本该如此。而唐岩“是一个真正的社交网络爱好者,所以明白用户需要什么”。郑刚甚至看懂了他的爱人 —— 一位出色的设计师。可以弥补其他产品在设计上都存在的各种欠缺,“例如使用了拙劣的字体或者不够和谐的色彩搭配”。

唐岩愿意“多等我们一个月”,郑刚更加确信他“够哥们”、不是完全看钱,他诚信,也重认同。甚至竞品对手机构的介入,唐岩也会征求郑刚的意见。唐岩认为多一份认可,对后面融资有保障作用。在这点上,郑刚比唐岩更有信心,“项目好”,后面的融资自不必担心,“但我还是尊重你的意见”。

“紫辉创投是我们在天使轮唯一合作的创投机构,他们一路支持陌陌,直到陌陌在纳斯达克上市。”5月23日,陌陌发布2017年Q1财报。第一季度,陌陌实现净营收2.65亿美元,同比增长421%,实现净利润9070万美元,同比增长615%。虽然紫辉在陌陌的股份现已全部退出,但郑刚看准的这支独角兽,用触角一次又一次顶破公众的认知。

陌陌给的惊喜是不出郑刚所料的,这几年,陌陌一直在变化,尝试一些功能,也撤掉一些功能。“很多人都在说陌陌转型了,其实陌陌没有转过,陌陌就是唐岩,就是这样的”。

就算唐岩总结陌陌这几年用了“做对的事情没有太多,最对的是大方向”。这句,外界听来像是谦虚的总结。郑刚早有预料,真正改变世界的人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这种能力是铁打的”,在成长过程中不断被强化。就像老罗举着大锤砸西门子的时候,大家都认为那是炒作,但是郑刚看到了别的。

对管人没兴趣

在唐岩的撮合下,郑刚在天使轮投资锤子科技4000万元。在锤子屡被外界质疑时,郑刚的基金每一轮都追加投资,累计投资超过两亿人民币,甚至在锤子科技最难的时候把自己北京的房子抵押给银行,换来资金给老罗维持公司。争议一直伴随着罗永浩,也波及到郑刚。

他在微博与锤黑舌战,一副调侃的姿态,有人看到他戴墨镜挂耳机的自拍照,评论说:这就是投资陌陌和锤子的郑刚?咋怎么看都不正经。郑刚回复:好中肯的评论。

“有一种人天生就不相信世界必须是这样的,必须是由大怪兽们掌控的,世界应该是由小Baby们创造出来的。”郑刚说,其实,聪明人未必相信以小博大、以弱胜强,这里面一定需要叛逆精神。

今年上半年,几乎所有的机构把风口齐刷刷地定在了人工智能,紫辉也在看这方面的项目,但“大家都说热,我管他热不热,只要清楚自己在干嘛就行了。”郑刚把目光聚焦于“人工智能+”的领域:应用于早教、娱乐等场景,或是与大数据相结合的项目,甚至想象出人工智能编曲、写小说的场景。

他自认紫辉在技术方面积累不深,在放眼整个行业,在趋势中观察这里面的机会,“我们会多一些思考”。就像如今面临整个行业都焦虑的时候,他认为这种焦虑是正常的:“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照样有很多人焦虑,只是没有人报道”。在上半年出现的“投资集中转向线下”的现象,他提出了保留意见:理论上,获得用户最好的渠道还是互联网。不能说因为线上流量被消耗光,就找盲目找线下。“其实线下永远是红海”。

这种保留并非空穴来风,紫辉曾在内部孵化过一个线下打赏服务员的项目,结果失败了。曾经中国人没有付小费的习惯,但是随着发红包机制的日益成熟,已经具备了打赏的条件和设备。而对于餐厅而言,给服务员固定收入并不能提高他们服务的积极性,这种客人直接打赏的服务员的机制,能让餐厅不增加成本的提高服务员的收入。服务员也通过激励提高服务质量,带给餐厅更好的流量。以此为因,剩下的“只差一个习惯。”郑刚坚信这件事能成,他想让创业团队在其中发挥帮助、培训、辅导等培养习惯的作用。

问题出在执行层面。在中国做线下很多时候需要“打野战”,不是纯互联网能干的事情。“要做成这件事,你的团队或者创始人必须具备整个产业非常深刻的经验和资源,拓展能力也要特别强”。郑刚告诉记者,要真正用钢铁般的意志去把它执行出来。本着“做任何一个创业项目都要解决社会问题,要帮到别人”的原则,郑刚仍然坚信这件事情能做成,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谁”。

但这个人显然不会是他。郑刚从来不避讳谈失败。2003年,上一波互联网浪潮萌芽时,郑刚创过三个业,方向分别是:像 QQ一样的聊天软件、与百度类似的搜索引擎和一个视频公司。他同时在做,哪怕成功一个,今天的BAT格局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他很尖锐地总结出自己“没坚持下去”的原因,首先是资源不到位,但“资源不到位你还可以去获取资源”,他认为自己“能力不到位”。

郑刚意识到自己的“叛逆精神”在于对整个趋势的判断以及对好公司的鉴别力,而具体的管理确实是他的弱项。以至于,自立门户的做紫辉,也是因为当时投资陌陌时,LP资金不到位的“阴错阳差”,即使到现在,他仍然认为“紫辉就应该小小的”,当然也不排除“将来合伙人具备这方面的能力”,因为至少在这个阶段,他能保持住紫辉的“小而美”。

但这一点也不能限制他的野心,虽然“对管人没兴趣”,但他认为自己“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军师”。甚至在军师里面,他的叛逆更为激进。

他告诉投资人,“要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同时,要用犀利的眼光看待社会的变化”。他看到“一些投资机构在社交产品上成功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成功过”。分析道,大家认为微信永远都是巨无霸,再也不要挑战微信。“错,一定有人会把微信干掉!”虽然还不知道是谁,但“这是一个历史观”。没有这个历史观,就不会有连续的成功。

“因为他们认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类似的言辞犀利还有很多,比如“投资注定是一个孤独的行业,不是一个征集所有人意见的领域,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才能够快速抓住行业的发展趋势”。

某种程度上,郑刚似乎也表达了自己的孤独,做天使投资基本上“都是要凭自己独立的判断能力做决策”,而他也享受这份“不受别人的影响”的感觉。守着这份孤独,郑刚说自己投社交得“道”了。

陌陌之后,郑刚认为社交行业会是一个全新的的格局,会彻底颠覆以往文字、图片、声音或者短视频的形式。2015年10月,在对几十个类似项目的考察后,郑刚最终在11月拍定了映客。“第一天谈,第二天去公司看,第三天给协议,第四天钱就到了。”紫辉是第一个把钱放到映客账上的。

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跟投的数千万元的A++轮投资。共同参与此轮投资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当时给出的评价是“产品体验流畅,因为脱胎于留学生社区,产品的调性也比较独特”。郑刚认为,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和唐岩一样“是他们所在领域的同行里面想得最清楚的”。

随后,直播市场风起云涌,映客在短短两年时间获得约3亿元融资,迅速晋升为独角兽企业,估值高达70亿。2017年6月20日,宣亚国际(SZ.300612)宣布以现金收购直播平台映客48.2478%股份的消息坐实。作为投资方发言的郑刚,除了“有助于实现资源的强强联合,实现直播行业商业模式的进一步创新”这种官方的表述以外,还留给媒体一段意味深长的话,“看公告也知道,股权转让里面没有一家投资机构,说明大家都是一致看好映客未来”。

此前,作为目前映客董事会里唯一的投资机构,“出主意、嫁接资源、考察行业”,郑刚不但穷尽军师之所能,还把自己培养成映客的资深用户。不光自己直播,他更爱打赏,还是176级、拥有24万人气值的大主播。有10万人气值的主播,“我给他打赏”,他当然也会感谢,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郑刚说着,打开自己的映客客户端,他随机点开一个附近的主播“我给她打赏,你看会发生什么效果?”他边说边熟练的扔出一个道具,屏幕上520的卡通字幕像气球一样炸开。

正在直播的女孩顿时张大了眼睛和嘴巴,“她好惊异”,郑刚放出了第二个520,你看“她懵了”,女孩回过神来,仍然笑的合不拢嘴,她在屏幕上认真地读出了郑刚的用户名,故作镇定地用手指比心。“其实人是需要鼓励的。”在映客,郑刚已经“送出去”了162万,是真金白银的花出去。看见别人挺开心,郑刚自己也觉得开心。“在我的鼓励下,真的有很多人挣了一两百万”。

投资是门艺术

在回答记者“投资陌陌、锤子和映客,给你带来了什么?”的问题时,郑刚不假思索:“带来了大家对我的认同”。他想了想,又觉得这“可能也不是真正的,算是证明了自己还是有一些能力的”。作为一个投资人,“其实永远是在自信、不自信之间徘徊。”我们也投了一些不错的公司,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大家只记住那三个”。

最近一次,在以“天使论剑——天使投资的道、法、术与中国经济转型期的天使投资”为话题的圆桌论坛上,郑刚说“术”更多体现在通过科班学习、实战系统的锻炼后所获得的各项投资技能。“术”后之“法”,则是根据被验证后的专长、投资案例和经验积累而得出的各自的投资方法论。而“要达到更高的“道”,就是艺术阶段了”,郑刚说,“外人以为你是凭感觉投资,其实他们不知道你也经历了‘术’与‘法’的磨练阶段。‘投资是一门艺术’的说法说的就是得‘道’之后的投资特点”。

如果把投资看做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话,郑刚的这种思维方式就是艺术的。紫辉在北京的办公室里摆着一架钢琴,上次去北京电视台录节目,郑刚弹了肖邦的夜曲,“就是电影《钢琴家》里的主人公,那位犹太钢琴家在广播电台录音棚里弹的那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钢琴的郑刚,认为“艺术和体育一样”一天不练就“一泻千里”,一泻千里之后也还会剩下几公里,郑刚即使是“剩下几公里”也“比一般人会强”。

但是,真正一泻千里之后,想要再上升,“真的要花很多时间”。弹钢琴和艺术最大的好处是让你放松,让你的灵感出来。“老罗的那个大爆炸你们知道怎么来的吗?——在马桶上想出来的”。他认为这与艺术相通,当你用另外一边大脑思考,特别愉悦的情况下,思维会很活跃的,对你的精神状态是一个很好的调整,你不会特别地压抑,你有一个排泄的地方。

有着这份艺术家的天马行空,郑刚的灵感随时涌现,认为这个世界永远有值得投资的领域。而这种思维方式最后得到可能是正,也可能是负的结果。但“每次掂着这个项目是成功还是失败”,显然还在“术”的层面。“你要达到道,其实是帮助别人”。

厦大和哥大的求学经历对郑刚的影响颇深。厦大培养了一些有理想的人,比如“为了办学把自己办到破产”的陈嘉庚。郑刚觉得办教育的人最伟大,因为他们是“创造了各自伟大事业的人”。和巴菲特是“哥大的校友”,郑刚要“跟他沾一点光”。如果说在投资领域有什么对标的话,那就是他们——“做出了很大的成就,社会带来很大的价值,最后所有的东西都回馈社会”。

小时候对天文感兴趣,认为“生命在宇宙中微不足道”,觉得很多东西不值得去争。可郑刚高中时,议论文却在班上写得最好,写完作文被老师拿到全班念的时候,他“爽的不得了”。

微博上还能找到他2012年的文字:“猛然发现“对与错”结果的探求其实不是那么重要,“对于错”的广泛认同也不在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失去心中的标尺和前行的航标灯,因为失去了标尺的精神就像旷野上失去灵魂飘荡着的野鬼。

“你可以在一个空间里很对,也可以在另一个空间里很错,因为你不该来到这个空间;你也本可以在一个时间里很对,但是你可以在错误的时间变成很挫。心灵的平静和标尺的掌握可以让你不再迷失。”笔锋犀利,观点突出,输出强势,他也不否认自己在网上是个“文青”,但那也是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在映客上,一位名为“紫辉创投刚叔|锤子手机”的用户粉丝数24.2万,总打赏金额169万。这位双鱼座,“来自火星”的投资人,把自己反着戴遮阳帽,着墨镜、大耳机和皮衣的自拍照作为头像。他在个性签名中写道:做个有趣、有料、有品、有度、有心、有爱的人。而贴在他主播印象的两枚标签是:儒雅绅士和幽默风趣。

WechatIMG2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