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投资陌陌, 舌战锤黑, 用映客直播的网红投资人 — 紫辉创投郑刚



导语:

70后的郑刚仍不显老,并且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如今人尽皆知的锤子、陌陌、映客给他的名字戴上了无数的光环,但却鲜有人知道,抛去这些名头,他本人也是个自带LED效果的“发光体”。

快30年前有这么一天,一场台风席卷了厦门海滩,厦大的一个男生为了“吸引女同学的注意”,约上一名男同学和两名女同学,顶着能把椰子树倒拔而起的大风跑到了海边。两个男生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孩儿,憋不住地有些得意。

为了更显“英雄气概”,两个人互相壮胆,纵身跃入波涛之中。狂风肆虐,巨浪滔天,两个人硬着头皮游出了三四百米。这简直要了命的“英雄举动”让岸上的女生吓得惊声尖叫,直吓得以为必定要出人命。然而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一定是受天神所佑,竟然毫发无伤地折返。

如今70年代生的郑刚在向我描述这段经历时,把手抬得老高,模拟当时的巨浪:“那海浪都是像高楼一样的呀,如果当时上面刚好有一个木头,噗——砸下来,我不是完蛋了?” 说完他又嘿嘿地笑了,露出邻家大叔一样的和善笑容,“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整个人上岸以后都吓傻了。那一次我见识到了大自然的力量,也明白了有些险真的冒不得。”

scott_interview_01

 

三十年风云,青丝白发,当年在巨浪中幸存的少年没想到他的一生都没能离开那危机重重的漩涡,也没想到他后来成为了在“勇者的游戏”——风投行业中乐此不疲的弄潮儿。

出身鼓浪屿音乐世家,偶像是乔布斯和肖邦。在哥伦比亚商学院读了MBA,在四川创过业,03年开了三家公司均不幸落败,05年看准了一个液化天然气项目却因资金不足未能付诸实行。

离开四川,远赴上海,他加入格雷斯(Grace)公司做并购,小胜几把后再次跳槽,06年做基金合伙人投资,帮助企业上市融资,10年顶着欧债危机的巨大压力把“中宇卫浴”带上市,并创中国企业欧洲上市融资规模之首。前半生荣辱沉浮,几多坎坷,郑刚积累了经验,也磨练了心性。2011年,他在上海成立了紫辉创投。

上海的春天,忽晴忽雨。顶着难得的太阳,我们终于在紫辉的会议室里逮住了整日飞来飞去的郑刚。值得一提的是,郑刚在创立公司时,特意把办公室的门、吊灯和隔板做成了苹果手机的样子,用以向他的偶像乔布斯致敬。公司装潢以紫色为主,墙上挂着色彩绚丽的漫画,他的办公室门口还摆着一只半人高的维尼熊。

scott_interview_02

 

隔着玻璃墙看过去,如今的郑刚有些发福却不显老态,圆头圆脑的,倒有些可爱。片刻之后,他从会议室走出来,脖子上挂着耳机,上身迷彩短袖衬衫,中间是闪瞎人眼的银色骷髅腰带,下配牛仔裤,脚蹬一双运动鞋,见人未言而先笑。

看到他的样子,你很难把这个“邻家潮大叔”和那个前不久还在微博上和小黑粉对骂,高喊“锤黑去死”的莽撞人联系到一起。

他是为了锤子。

第一次和罗永浩相见,是经唐岩介绍,“第一次见,不合眼缘。” 郑刚回忆,胖胖的罗永浩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永远是那一套衣服,但开口便可见其锋芒。“他逻辑性很强,人也很自信。我当时觉得可以尝试。”但眼看就要成的协议,却在最后泡了汤。“我当时留了个小心眼,当时想加入条优先性条款。”郑刚坦诚地讲出了当初合作泡汤的原因,但是摊摊手说,不过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啊。结果最后与罗永浩两个人互不相让,协议告吹。

scott_interview_03

 

但是缘分断不了,不久后两个人再次相见,罗永浩依旧在融资,郑刚的心头也放不下这个项目,紫辉的资金终于打到了锤子的账户上。郑刚也开始了在微信、微博等平台上帮助老罗各种自发的宣传,甚至和锤黑们互爆粗口,吵得不可开交。

“我只是看到那些人就气愤。”郑刚看起来不像那些老成持重,对外界舆论不理不睬的投资人,看到不爽的人,他就要跟人吵,吵着吵着就骂起来。“我有我的性子,我就想,我为什么要做好好先生呢?我为什么不能骂回去呢?把屎盆给扣上去,他扣我,我就扣他。”

郑刚不自觉地把垂着的两腿往上扬了扬,显得有些孩子气。“不过我也不喜欢跟人家骂,不喜欢打架。我跟唐岩(陌陌创始人)那些人不一样,唐岩不爽可能啪就出手了,他也说过,他跟抢座的人打过架的。我先天条件就不具备打架的资本,对吧?首先你得把眼镜摘下来,否则人家一看你戴眼镜,就不怕你的。”他说着,当真把眼镜摘下来给我们看。一屋子人全笑了。

郑刚仿佛天生就是上学时“最招人恨”的那一类同学,天赋异禀,聪明,会玩,赶潮流,到现在仍然是“流行什么就穿什么”,到了考试的时候成绩却总比埋头苦干的那群书呆子还要好。别人问他如何发现了映客,他撇撇嘴:“啊,我觉得是走狗屎运啦。”

在自己的手机上发现了映客,觉得方向、团队、产品都不错,当机立断见了创始人,立刻决定投资。“当时他(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还在等另外一家大的机构,结果第二天那家机构说不投了,哇……我开心死啦。” 郑刚回忆当初抢下映客的投资机会,仿佛那事儿才刚发生在昨日,那股兴奋劲儿还没过去,说到兴奋处,眼睛闪闪发光,拍手大笑。

scott_interview_04

 

难道郑刚真的只是的运气好?用他自己的一句话来说,是“我的学费早就交过了”。早年创业,在四川做互联网、即时通信,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企业垮台逼得他东赴上海,频繁跳槽,转行投资,投陌陌,投映客,对互联网社交热情不改。公司的员工早上来上班,经常看到整晚加班的他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一个月见不到老板几次,因为他整日奔波在机场与会议室之间。

进了风投这一行,是要在钢丝绳上跳舞的,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一路摸爬滚打成就了如今的郑刚。

所幸这样紧迫而忙碌的生活并没有抹杀他爱玩的天性。爱玩儿,一半是天性使然,一半是为了自我调节。不仅有如今人尽皆知的锤子、陌陌、映客,郑刚的投资项目还有足记、咪加、氧气bra、隔壁老王这些听起来就很好玩儿的东西。

“好玩是很重要的,在这么喧嚣的创业环境里,你还做些很苦逼的东西,是吸引不到人的。”郑刚爱玩,别人送了他一台体感平衡车,这个从小就梦想成为赛车手的大叔就真的踩着它上路,结果被交警当场拦下;在映客上直播弹钢琴、唱歌,走到哪里就播到哪里,播着播着睡着了连呼噜声都播出去了;在朋友圈中晒出各种搞怪自拍,把定位写成“上海市蛇精病集中治疗院”之类的自创地点;给我们看一本厚厚的封面为巴菲特的书,他说,我都没看过,就摆在这里,拜一拜,差点就要给他烧香。

他说完,又嘿嘿地对着我们笑了,露出一排方方的牙齿。

scott_interview_05

采访结束,郑刚匆匆整理了一下文件,在迷彩衬衫外加了一件稍显正式的黑外套,就又忙着赶赴下一场会议了。“我都是自己开车的,我觉得司机开得还没我好。”扔下这样调皮的一句,他把两把挂着彩色毛绒小玩偶的钥匙串塞在包里,笑着走了。

 

出类媒体记者 王婵 | 文

阅读原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TUzMTk1Mg==&mid=2649784474&idx=1&sn=42d9e720426dc954edae5ae363ce12bf&scene=5&srcid=0811rmeV0Q0xw3kwXUnemMcH#rd

Top